首页 >要闻 >正文

红色剧本杀在业内脱颖而出 好玩又好哭,红色主题“杀”出一条新路

作者:陶稳 来源:工人日报2021-09-19
咪乐|直播|间大小 时隔不到一个月,吴敦义受访时再开炮,称“我的房子只有一小栋,她不知道有多少栋”,外界解读这是暗讽洪秀柱才是权贵。

阅读提示

今年上半年主旋律电视剧《觉醒年代》“走红”,在年轻人中“圈粉”无数。近期这股“红色风潮”又吹到年轻人线下娱乐方式剧本杀,涌现出《兵临城下》《刀鞘》《孤城》《与妻书》《迷雾1921》等一批优秀红色剧本,红色剧本杀也逐渐成为党史学习教育、年轻人感受家国情怀的新方式。

最新数据显示,目前国内剧本杀门店超过4.5万家,据《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》测算,今年国内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54.2亿元,消费者规模有望达941万,庞大的市场规模需要依靠源源不断的好剧本作为支撑。

---------------

“愿我忠勇国人,共洒最后一滴血,于雁门关外,中华民族历战之地,为人类伸张正义,为民族争生存……”

近日,在北京一家剧本杀店,几位年轻人体验了红色剧本《兵临城下》,当主持人读完这份“抗战决死书”,几位玩家神色凝重,就是“战”是“降”展开讨论。

“剧本是剧本杀的灵魂,好的红色剧本杀作品不仅有娱乐功能,同时具有教育价值,通过代入角色,年轻玩家能真实体验到当时的情景,进而对红色主题教育和历史事实产生更深刻的体会。”《兵临城下》作者之一逆火认为。

历史系博士“下海”

“最开始我是主和的,我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,只想保全这个家,但看到那么多亲人相继倒下,我很愤怒,也认识到了不抗争就要当亡国奴,所以最后决定‘舍小家为大家’。”玩家果果在签署“抗战决死书”时说。

果果在剧本中的角色以感情戏居多,虽然自称剧本杀“水龙头”,但她没想到自己一入戏就开始哭,“几乎从头哭到尾,一包纸巾都快被我用完了”。

《兵临城下》作者之一逆火,真名叫李津,是湘潭大学的一名老师。历史系博士毕业的他,结合大量史料,将儿时听闻的一段真实故事,创作成这部剧本杀作品。

“我妈妈的姥爷是抗战初期那场朔县战争的亲历者,小时候经常听舅舅们讲起,后来自己对剧本杀产生兴趣后,就想以此为素材,写一个剧本。”逆火谈到创作初衷时说。

但这个剧本成稿之初并不被看好,没想到发行后,迅速在行业内实现口碑、销量双丰收,还带火了整个红色类型的剧本杀。

据《兵临城下》系列作品发行方老玉米联合工作室统计,该系列两部作品发行总量约1.2万盒,以天津保卫战为原型创作的民国阵营本《刀鞘》,总发行量达1240多本,在城市限定本中销量名列前三,在玩家中也具有很高的知名度。此外,《孤城》《南京1937》《光芒》等剧本也取得了不错反响,成为不少企事业单位、政府部门党团组织策划党史学习教育活动首选。

在娱乐性和教育性之间寻找灵魂

一位近期刚组织了红色剧本杀活动的某公司团支部书记告诉记者:“支部人员基本都是95后,我们在党团知识学习上不想太死板,想采用更新颖、更受年轻人欢迎的方式,而红色剧本杀就是游戏与学习的结合。”

据了解,不少红色剧本杀创作者也受到地方政府部门、组织邀请,围绕当地历史文化资源定制原创剧本。此外,越来越多的地方选择在文旅项目上与剧本杀产品进行深层次合作。浙江音乐学院甚至组建了红色剧本杀工作室,今年6月该工作室创作的《回声》将音乐故事与百年党史融合,受到师生的广泛欢迎。

逆火认为,娱乐性与教育性在剧本杀中并不冲突,教育价值甚至可以成为剧本杀的副产品,让年轻玩家在玩的过程中于无形中接受红色主题教育、历史知识等。

《刀鞘》的创作者老玉米认为,剧本杀是一个社交属性较强的游戏,与观看影视剧不同,它能让玩家以第一视角去探索一个故事,甚至能决定故事走向。“比如玩家拿到的是一名共产党员角色,创作者可以通过情节设定,让玩家体验到共产党人的信仰,在此过程中玩家结合真实感情演绎出他们自己的故事。”老玉米说。

“不要把年轻人看扁了”

剧本杀满足了当代年轻人对线下社交的需求,红色剧本杀以年轻化、潮流化的沉浸式教育场景,向年轻一辈传递红色爱国主义精神,成为很多青年的“新社交”。据了解,目前市面上的红色题材剧本杀作品多以情感沉浸本和阵营本为主。

逆火表示,《兵临城下》系列之所以能被不少玩家誉为“沉浸本天花板”,在于内容上平视受众,通过一个个人物角色让他们与历史对话,同时不避讳这些人物角色身上可能出现的犹豫和纠结,让玩家真实代入当时的处境。

“不要把年轻人看扁了,如果一个作品只是片面追求人物‘高大全’的形象,而忽视人性本身的特点,就很难让年轻人产生认同感。”逆火说。

老玉米认为,对创作者来说,红色剧本杀不应该成为创作目的,好玩、能感动人心、有社会责任感才应该是创作的出发点。

针对目前剧本杀行业存在的盗版猖獗现象,两位创作者表示,盗版和抄袭问题是很多文化产业发展初期面临的阵痛,作为创作者,他们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写出好作品上,而不是与盗版者“扯皮”与“拉锯战”。“从长期看,随着人们版权意识的提高,以及剧本杀行业本身正向着规范化方向发展,盗版行为会越来越少,创作者的劳动果实也会得到更好的保护。”老玉米说。

【责任编辑:陈戈辉】

烛照千载的文明火焰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1-09-19 12:06:23

读懂了《松花江》 你就读懂了东北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1-09-19 18:25:46

《一生一世》开播 任嘉伦白鹿奉上小火慢炖爱情浓汤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1-09-19 18:25:44

解码世遗泉州 纪录片《重返刺桐城》海外首播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1-09-19 19:43:37

“棒!少年”们有了新的“梦想教室”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1-09-19 18:18:03

《故宫日历》虎年上新,开启下一个12年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1-09-19 14:32:48

《江姐》2021版首演,经典民族歌剧“新”在哪里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1-09-19 17:19:00

欧阳立安传记出版 从上海滩走向共产国际的小革命者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1-09-19 17:18:57
百度